陆善言,我喜欢你_第十三章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三章 (第1/3页)

  chapter13

  1

  牧遥没想到,她刚从电视台出来就被林景堵住了。

  林景来找她一向没有什么好事,牧遥没打算和她再说什么,干脆装作没看见,不过林景却径直走到她面前,打消了她想走的念头。

  牧遥有些奇怪,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林景这种难堪的神色,只听林景艰难的开了口,“杨牧遥,我想请你帮一个忙。”

  “什么忙?”奇怪了,林景一直都不喜欢她,怎么会来找她帮忙?

  林景酝酿了一阵,才沉重地说道:“是善言。”

  听到这个名字,牧遥顿时沉郁的别开脸,“你不用说了,我很忙,没有时间。”

  她绕开林景,不等她说话就要离开,林景急急追上去拉住她,“杨牧遥,你真的想让善言死吗?”

  “我又不是医生,他怎么样我也没办法。”牧遥咬着唇,最终还是甩开了她,“他是你的病人,不是我的。”

  “我是说过能治好善言的抑郁症,可那也得找到他才能治!”林景的表情更紧张了,怕牧遥不听她说下去。

  在这之前,她死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要来求杨牧遥的一天,“善言失踪了。”

  “失踪?”牧遥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,他跑去了哪里?怎么会失踪?不可能的……

  “是,他下午就失踪了,我们派了很多人去找他,但是到现在也没消息。”

  牧遥神色一暗,“既然这样,你就应该报警,找我有什么用,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”

  “善言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,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!”林景被她的淡然气到了,语气立刻变成了质问,“杨牧遥,你就这么想把他置于死地?”

  牧遥垂下眼睛,面无表情,“我不知道他在哪儿,也没有做什么犯法的事,你不用来质问我。”

  没想到一向脾性软的牧遥会这么难攻破,林景气得跺脚,“杨牧遥!在你看不见的地方,善言有多痛苦你知道吗?他要是就这么死了,你就是当之无愧的杀人凶手!”

  牧遥无言,林景激动地说下去,“你要是真的那么恨他的话,最好给他一个痛快,不要把他害得高烧不退还要跑出医院去送死,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去把他找出来,让他死也留一个明明白白的全尸!”

  面对林景咄咄逼人的话,她终于惶恐地退后了一步,死?这个可怕的字眼真的会被他付诸实践吗?

  林景越说越激动的样子让她如履薄冰,这是不是说明陆善言的情况就真的已经到了非常不好的地步,他真的会因此而再一次自杀吗?

  回想起曾经在医院看见他拿着刀片沉思的画面,心跳几乎要停顿。

  “我话已经说到这里,你去不去找他随便你。”林景冷冷说完,把她一个丢在了原地。

  牧遥的心一点一点下沉,她恨他,可是……她真的,想要他死吗?

  那么,他会去哪里?

  陆善言……

  牧遥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,一定是那里!

  她拔腿跑出去,忽然发现自己在恐惧……

  作为《南与北》拍摄地的那个森林里,牧遥越跑越快,直到看见站在湖里的那个身影越来越清晰。

  她想起了之前他们在这里拍摄时陆善言跳进湖里给李年讲戏的样子,想起了他说“把自己往死里弄”的声音,想起了他向她坦白这是亲身经历……

  “陆善言!”她喊了一声他的名字,可是他站在齐腰深的水里,犹如没听到她的声音一般头也不回。

  她又向前走了一点,站在水的边缘上,鞋子瞬间被打湿了,她缩了缩脚趾,好凉!林景说他还在发高烧,现在居然又站在了这么凉的水里,“陆善言,你听到了没有?你快上来!”

  站在前面的陆善言背影一震,缓缓转过身来,在看见牧遥时眼神僵了僵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“你快上来好不好?”

  面对牧遥乞求的话,他的目光恍惚,“……她还没有原谅我。”

  牧遥一惊,他说话不清不楚,肯定是因为病上加病脑子烧糊涂了,她踩进水里,只觉得自己脑子也快被冻傻了,“你先上来,有什么事上来再说,好不好?”

  她伸长手去拉他,还好他处于混沌期,任由她拉了过去。

  牧遥连哄带拉,总算把陆善言弄上岸了,但没等她停稳步子,他便立刻抱住了她,“牧遥……你是牧遥?”

  终于清醒了。

  她推开他,伸出三根手指在他眼前晃,“陆善言,告诉我这是几?”

  他有些迷茫,“你干什么?”

  “快告诉我,这是几!”

  “……三。”

  听到他说出正确的数字,牧遥松了一口气,“好了,你要是清醒了的话,就自己回医院去。”

  “牧遥!”害怕她离开,他急忙上前一步,“你来找我,是不是……”

  牧遥别开脸,没什么好气,“林景说你死了就要我负责,我可担不起那么大的责任。”

  听出她的意思,他把薄唇抿成一条直线,眼里的星光四碎。

  “你快回去吧,我可不想担什么责任。”她看了一眼他苍白的脸,心里一下子烦乱起来。

  没再说什么,陆善言垂了垂眉眼,沉默着率先向森林里走去,他走得大步流星,仿佛身后的无限春风都碎成了尘埃。

  牧遥望着他的背影,忽然觉得碰到湖水的地方像被冰柱狠狠刺了一样疼。

  平安跟着陆善言回到医院之后,林景给了她一个略带深意的眼神,仿佛在说,瞧,你还是舍不得他。

  牧遥移开目光,为自己解释了一句,“我只是不想成为杀人凶手。”

  林景的笑容苦涩,没有再深究,只问了最重要的问题,“你见到善言的时候,他的精神状态怎么样?”

  “他在湖水里,整个人都不太好,可能是发烧的缘故。”牧遥摇摇头,如实告诉她。

  “你真的觉得是这样吗?”林景嗤笑了一声,“杨牧遥,你不是没见过他旧病复发的样子,你真的觉得是因为发烧?”

  牧遥一愣,顿时语塞了,良久之后她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,抬起眼睛说:“这些都不关我的事了,我该做的已经做到。”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愿意去找陆善言,就已经是一种让步了不是吗?林景为什么还是不满意,她根本不欠他什么。

  她现在只想剪断和他的一切联系,不然的话,她还有什么资格去想念被他害死的爸妈?

  林景不可思议地瞪了她一眼,随后只是漠然地笑了一下,不再和她争辩下去,转身去找重病的陆善言。

  2

  病房外的过道上,牧遥孤零零地站在那里,想了想,低下头去把湿掉的裤腿卷起来。

  “杨小姐?”一个长者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牧遥直起身体,居然是陆善言的父亲。

  “陆叔叔……”他们曾在木屋见过一次面,但牧遥记得,那天他和陆善言的谈话似乎不太愉快。

  “好久不见。”陆鼎天在她身边坐下来,眼镜后的目光深远。

  牧遥也坐下来,但不知道该和陆叔叔说些什么,只好把双手反复搅在一起,有些忐忑。

  “我早就知道,你们两个最终还是会变成这样的。”

  陆叔叔的话让牧遥一愣,什么叫早就知道?

  “你们来木屋之前,我就已经调查过你的身世。那天晚上,我也提醒过善言。不过他的性子和他妈妈太像,又倔又硬。”

  原来,那天晚上他们就为了这个在争吵……牧遥苦笑,没想到那时候陆善言就已经知道了。

  陆鼎天微微一叹,“杨小姐,对于你父母的事我很抱歉,但是这不能全怪善言,他当时年轻气盛,难免做出错误的决定,况且,因为这件事,他自己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”

  “但至少,他还活着,对吗?”牧遥低着头,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“你是指事故之后,六年来行尸走肉的日子吗?”陆鼎天突然笑了笑,笑容意味深长,“杨小姐,你太看得起人的意志力了,有时候,活着还不如死去来得安逸。”

  牧遥抿着唇,只感觉到心尖一下一下地疼,活着还不如死去来得安逸,这样的话,陆善言也说过。

  “刚开始那几年,我记得有一次,善言几乎把自己的血都放干了,但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,林景对此向我解释过,接近死亡能让善言觉得解脱,觉得能偿还罪孽,所以他尝试着去接近了很多次,某几次甚至快成功,杨小姐,他受的苦,从来都不比你少。”

  陆鼎天看向牧遥,姿态低而真诚,“我不是要为善言犯的错开脱什么,只是斯人已逝,对勉强还能活着的人,请你给他一个机会。”

  给他一个机会……她也想说服自己,可是……

  牧遥摇了摇头,“不用我来给什么机会,只要他还活着,时间长了的话就会忘掉这一切的。”

  “以善言的情况,我不确定他还能不能有足够长的时间来忘记。我看过你们一起拍的电影,不用我说,相信你也明白你对他来说有多重要。”陆鼎天面露忧虑,正是因为那部《南与北》,他才下定决心来找牧遥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